收藏本站   | English

中国能源投资领跑全球

来源:《中国石油石化》杂志 日期:2019-07-10 浏览量:

在能源转型加快实施阶段,能源投资成为推动中国能源转型的决定性力量。

国际能源署发布报告称,2018年全球能源投资结束了连续3年的负增长,总额达到1.8万亿美元。其中,中国的能源投资总额达到3810亿美元,接近全球总投资的1/4,领跑全球。

中国自大力推进能源革命以来,能源转型加快实施,投资成为推动转型的决定性力量,特别是阶段能源发展重点突破成为资本形成的重要“引擎”。资金的大量介入让能源行业资本形成步伐显著加快,成为中国能源领域靓丽的风景线之一。

油气行业投资保持增长

油气行业的发展具有持久的影响力。2014年国际油价回落之后,国内油气领域投资一度出现下降。虽然国内油气投资与世界油气行业的趋势保持了一致,但导致国内油气产量下降,油气储采比以及储量替代率下降,甚至影响到资源接替。

2018年,受油气行业复苏以及能源安全双重因素推动,在经历了数年应对低油价的经营转型之后,油气行业逐渐找到了应对低油价的发展路径。当年,随着国际油价适度上扬,油气行业发展空间拓展开来。从全球层面看,油气行业的投资保持了增长态势,中国也不例外。

此外,为保障国家能源安全,国内油气勘探开发力度近几年一直在加大。国内油气公司不仅加大了老油气田挖潜力度,新领域如页岩油气及煤层气也被列为重点发展领域。油气开采是资本密集型行业,随着勘探开发由常规向非常规、由浅层向深层、由老区向新区以及由陆地向海洋转移,油气勘探开发投资成为能源领域投资的重要看点。

2018年是我国对外开放40周年。这一年,国家出台了系列政策,市场化改革进一步推进,改革与开放进入了新阶段。具体到油气领域,上游勘查领域的市场化改革步伐显著加快,勘查区块对国内民企和外资开放力度加大,上游市场主体更加多元,多元化主体带来多元化投资。

碳排放控制成重要支点

世界金融危机之后,中国顺应发展大势,坚持绿色低碳发展道路的意志坚定,控制碳排放的目标愈加明确。哥本哈根气候大会召开前,我国提出了碳排放控制目标:2020年,单位GDP二氧化碳排放较2005年下降40%~45%;《巴黎协定》生效后,我国把碳排放目标再次提升至到2030年,单位GDP二氧化碳排放较2005年下降60%~65%。

以控制碳排放为切入点,我国能源改革快速发展大幕拉开。碳排放控制成为推动能源领域资本形成的重要支点。

但是,我国的能源结构有其特殊的一面。煤炭长期以来一直是能源消费主体,决定了我国的能源改革力度大、速度快。控制二氧化碳排放首先需要从降低煤炭消费及清洁用煤开始。

由于煤炭在我国一次能源中占比较高,去煤的同时必然伴随着其他替代能源的增长。替代能源在现阶段主要是油气和非化石能源,能源的转型就是围绕这一主线展开的。与此同时,清洁用煤涉及到生产企业装置改造,比如在发电和石化行业推进实施碳捕集与封存装置改造是支撑投资的重点领域之一。

总体看来,由于去煤力度加大,我国能源转型及发展油气及非化石能源的步伐变得快而急促,由此导致了高强度的投资增长。

天然气投资大面积拉动

碳排放目标提出后,我国提出现阶段能源转型的切入点是发展天然气,增加天然气在一次能源生产和消费中的比重。特别是蓝天保卫战行动计划以及北方地区清洁取暖民生工程的实施短期内快速拉升了天然气需求。培育天然气主体能源地位以及“煤改气”工程的大力实施拉动了天然气领域的投资。

2017和2018年,国内天然气需求增长同比均在数百亿立方米,增幅接近20%。具体到实施路径,“煤改气”工程的大面积实施拉动了系列投资,特别是天然气基础设施投资。其中,管网的互联互通、储气库以及LNG接收站建设是3大看点,也是拉动投资的重要力量。从发展趋势看,天然气产业目前处于黄金发展期,国际市场供应充分,气价处于相对低位,总体利好国内油气需求以及“宜气则气”的“煤改气”工程推进。

根据我国油气管网发展规划,到2025年,国内天然气管网里程将达到10万公里,这一领域的投资增长空间较大。

电气化再电气化投资助推

电气化以及再电气化拉动是能源投资的稳定助推器。随着我国工业化、城市化的进一步推进,电力在终端能源的消费占比逐渐提升,欠发达地区的电气化以及发达地区的再电气化同步推进。与此相关,电力基础设施以及相关产业的投资也将保持跟进。特别是随着我国非化石能源的发展,相关电源工程投资以及电网工程投资将保持在必要的水平。

数据显示,目前我国非化石能源装机容量占发电装机容量比例接近40%,发电量占总发电量的30%。非化石能源中的风电以及光伏发电在过去数年中一直存在弃风弃光问题,解决这一问题除了出台鼓励“绿电”消纳的政策之外,相关的工程改造也在实施和推进之中。

供需增长和能源革命持续推动

除天然气消费增量次于美国之外,中国的煤炭、石油、核能以及可再生能源的消费增幅均高于美国、日本、欧洲和印度等主要发达国家和新兴经济体。伴随能源需求的增长,国内能源生产领域普遍发力。2018年,我国能源生产总量为37.7亿吨标煤,同比增长5%,达到7年来最高水平。

从中长期发展趋势看,中国经济依然有较大的发展空间。中国的城市化、工业化依旧处于发展进程之中,目前的城市化水平大约在60%左右,与发达国家水平还有一定程度差距。中国的工业化还处于中期,远未达到后工业化时期,由此导致的能源需求增长还将持续。按照能源革命的要求,到2030年前后我国的能源需求将达到60亿吨标煤,目前的消费总量还不足50亿吨标煤,还有10亿吨的增长空间。这期间,围绕供给侧改革的能源生产以及能效改进都将是拉动能源投资的重要力量。

能源革命战略下的能源转型是一项长期的系统工程,涉及化石能源和非化石能源等多方面,点多面广,形成多维度的力量。投资规模增长是现阶段的主要特点。预计随着新技术的应用以及政策的推动,下一阶段中国的能源投资以及资本形成将围绕效率以及品牌工程的形成而展开,继续在国际能源界产生影响力。

上一篇:70年来我国油气勘探实现三大跨越下一篇:观察:放宽外资准入会给油气业带来什么
2138acom太阳集团-太阳集团2138a|欢迎您!